湖北鐘祥明顯陵
  歡迎光臨湖北鐘祥明顯陵門戶網站! 今天是:
  當前位置:首頁 >>  
世界文化遺產-明顯陵-碑文磚刻
時間:2011/9/21 來源:明顯陵 作者:明顯陵 點擊:7021

 

御制興獻王壙志文

王諱祐杬,乃憲宗純皇帝之第二子,母邵氏。成化十二年七月初二日生。成化二十三年七月十一日封為興王,弘治七年九月十八日之國湖廣安陸州。正德十四年六月十七日以疾薨,享年四十四歲。妃蔣氏,中兵馬指揮蔣斆之女。子一人,女二人。訃聞,上輟視朝三日,遣官賜祭,仍命有司治喪如制。慈壽皇太后,憲廟皇妃及文武衙門皆致祭焉。以正德十五年四月初三日葬於松林山之原。嗚呼,惟王宗室至親,享有大國,仁厚恭慎,人無間言。夫何一疾,遂至不起,豈非命耶!爰述其概,納居幽宮,用垂不朽云。

按:據現存壙志實物鐫刻文字抄錄。該壙志曾嵌于明樓碑(圣號碑)西側,傳為清代所為,1997年7月移存顯陵文物管理處庫房。

 

御制睿功圣德碑文

我皇考恭穆獻皇帝,乃我太祖高皇帝玄孫,憲宗純皇帝次子,孝宗敬皇帝長弟,武宗毅皇帝之叔父也。以成化丙申降誕,母乃憲廟孝惠皇太后邵氏也。蚤膺憲祖之命,出閣授學,經書默契,道理貫通。暨受孝伯考之命,以金冊封王,國號曰“興”,出就湖廣安陸州為國都,錫以恩賚,倍於他藩。我皇考《恩紀詩》記之詳矣。惟我皇考以宗室之親,近親之長,昔承憲祖之嚴訓,并奉孝伯考之嘉謨,恪守祖訓,隆治一國,敬慎而明,修國祀、社稷、山川,罔不鑒歆忠謹;而臣事兩朝,孝廟、皇兄屢加褒獎。誠孝以至於親,迎養之辭,已著於遺治之疏。寬仁以輔其下,士夫、百姓每形於稱頌之詞。至於謹水旱之災,軫國民之苦;修身齊家,而明德睦族之道。循次允行,講學窮理,而樂善好古之心,惟日不足。燕居清暇,游心詩書,凡天時人事,古今事變之跡,皆欲考其淵微,究其旨趣,此《含春堂詩》所由作也。及愛育朕躬,撫教眇質。若訓以國政,則曰堅遵祖訓,恪守吾行;訓以進學,則曰求道親賢,勉體吾志。又至於口授詩書,手教作字,有非筆墨間所能盡述者矣。方當日聆嚴訓,膝下承歡,忽而皇天割降,於正德十四年六月十七日辰時上賓。朕以孩童孤昧之年,上奉圣母,日惟號泣苦痛,五內摧傷。隨遣使聞於皇兄,蒙恩賜以嘉謚,命武職重臣以主祭吊,又命文臣一人以掌禮儀,及賜敕命朕暫理府事。朕乃告于國社、國稷等神,請于圣母,謀於士民,擇境內之松林山,以為陵墓之所,即奏於圣兄;越九月馀,式惟明年三月發引,朕親奉靈輿,安厝於此;又越一年,我皇兄龍御上升,遺詔尊我太祖高皇帝“兄終弟及”之訓,下命朕入繼大統。當是之時,即命禮官議處應行稱號等項事宜,乃泥古弄文,援據非禮,欺朕沖年,幾於倫敘失序,治理茫然。荷皇天垂鑒,祖宗佑啟,錫予良臣,起議大禮,群邪解爭,眾議頓息,於嘉靖三等年上尊號曰“恭穆獻皇帝”,陵曰“顯陵”,遣官以奉其祀,經營設置一如祖宗之制。今思若不刻以金石,曷以昭示後人也。用是稽首敬述,負系之以詩,曰:惟我皇考,德配于天;圣功昭赫,睿德敷宣。親賢為善,仁孝罔遷;宜享茂祉,以壽綿綿。忽而弗豫,親輿上旋;痛哉哀哉,慕戀拳拳。予方童昧,晨夕震顛;勉統乃事,孤子誰憐?上荷圣母,愛護生全;卜求吉兆,豐土深淵。官占既協,松林之巔;神宮固密,扶輿往焉。奉安玄室,悲號伏前;既予紹統,追思曷眠。薦名顯陵,設官衛環;紓我至情,以報昊天。愿祈昭鑒,永奠萬年;嗚呼微衷,痛徹九泉。

按:原碑在睿功圣德碑亭內,現已殘毀。碑文據《承天大志》卷之二十八《御制紀四·皇考恭穆獻皇帝睿功圣德碑》所載。另據《明世宗實錄》載:嘉靖六年十一月丁丑《御制碑文》成,以大學士楊一清、張璁、翟鑾等曾經參與藻潤,因獲覃恩賞賜(卷八十二,P1831);嘉靖七年五月丙申碑文刻石工完,遣禮部侍郎嚴嵩詣顯陵豎立(卷八十八,P2003)。

 

圣號碑

碑額篆書:大明

碑身楷書:恭睿獻皇帝之陵

按:圣號碑即明樓碑,現在明樓正中,已破碎并有缺失;題刻無廟號,與明代其他帝陵圣號碑有別。據《明世宗實錄》載,“恭睿獻皇帝”之尊謚,始定于嘉靖三年三月丙寅朔(卷三十七,P917~918);嘉靖四年三月甲戌,確定添設該碑于顯陵明樓(卷四十二,P1095~1096);至嘉靖七年閏十月庚申,該碑與《御制新記文》碑(即《承天大志》所載《加上皇考尊謚記》碑)同期立于顯陵(卷九十四,P2192)。嘉靖十八年十月辛巳,以尊謚未備,命“如成祖陵碑,用木廂刻,重題圣號,不必磨礱。”(卷二百三十,P4747)

 

加上皇考尊謚記碑

朕聞天子之孝,以尊親為大;而尊親之大,又無過於顯稱也。朕宗支藩服,以倫序承天明命,應太祖“兄終弟及”之訓,奉皇兄遺詔,入纘宏圖;是皆賴天地大造,祖宗馀蔭,我皇考、圣母慶澤所鐘,故衍及予沖人獲登大位。自即位之始,首命廷臣集議稱號等項,一會則引宋濮安懿王之事;二會借程氏之臆說;三會用曹魏之私詔;厥後議奏不知凡幾。視三綱若細事,滅棄人倫,違悖天道,橫議紛紜,幾於聚訟。所幸天鑒在上,陰騭斯倫,致有忠我方正之臣代為闡明大道;而少傅張璁首為挺爭;後諸正士繼出,力贊予一人,圖復斯禮。面講數回,詔史三遍,然而群奸猶未省悟,故□上我皇考尊稱曰“恭穆獻皇帝”;此非但群邪所為,而實朕惑彼巧言,不聰不察之過。今年夏五月,朕思皇考稱號未當,乃謀及師保輔導之臣;會大典告成之日,是為六月一日,輔臣連僉以對,宜加稱號,以盡孝思;遂敕禮部議應行事宜,朕親定尊謚。曰“恭睿”者,言溫恭睿圣之意;曰“淵仁”者,言深仁流慶之意;曰“寬穆”者,言博大清肅之意;曰“純圣”者,言純一通明之意;又“獻”之一字,為聰明睿智之稱,況先朝之所錫;又“純一”二字,亦我皇考之嘗自號者也。卜七月初十日吉時,遣官祗告于天地、宗廟、社稷,朕親奉玉冊、玉寶,率文武群臣,躬詣世廟,加上皇考尊謚,曰“恭睿淵仁寬穆純圣獻皇帝”。嗚呼!我皇考睿功圣德,巍巍乎,蕩蕩乎,無可得而形容之也,豈言詞所能盡?但人子一念孝思,出自衷情,庶幾伸予追慕之誠耳。詩曰:哀哀父母,生我劬勞;欲報之德,昊天罔極。用是復刻諸貞珉,藏陵殿之隙地,以示后人。是為記。

按:該碑現在顯陵祾恩殿遺址內東次間暖閣前,應即文中所謂“陵殿之隙地”,也正合《興都志》第七卷《典制七·山陵》所稱:“殿內有暖閣……左隅為《加上尊謚記文》碑”,以及《承天大志》卷之十三《陵寢紀一》所載:“殿左隅立《御制皇考尊謚記》碑”。該碑已撲地破碎,所鐫文字朝下,不可核讀。上述碑文引自《承天大志》卷之二十九《御制紀五·加上皇考尊謚記》。

 

《純德山祭告文》碑

碑額篆書:純德山祭告文

碑身楷書為:

維嘉靖十年,歲次辛卯,甲申朔,越十八日辛丑,皇帝遣巡撫湖廣地方兼贊理軍務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凌相,致祭於純德山之神,曰:“朕惟皇考神魄奉安於此,禮宜進薦稱號,從祀方澤。茲敬名為‘純德山’,謹用祭告。”神其鑒知。謹告。

按:該碑現在祾恩門外西側。原有碑亭,1995年清理出被淤土掩埋的臺明和殘存檻墻;東向居中開設券門,角柱石尚存,券臉石則僅存一塊,雕刻卷云。亭中碑座、碑身與碑首保存均較完整。碑文同《承天大志》卷之三十《御制紀六·封純德山祭告文》所載,核對相符。

純德山原名松林山,據《明世宗實錄》記載,嘉靖十年二月戊寅封為純德山,同時封祖陵曰基運山,皇陵曰翔圣山,孝陵曰神烈山(卷122,P2928~2929)。嘉靖十一年正月丁巳,“詔立顯陵純德山碑;及陵宮門外左、右碑亭二區,左以紀述瑞應,右樹祭告碑文。……皆建碑亭護之”(卷134,P3171)。《興都志》第七卷《典制七·山陵》載稱:裬恩“門外碑亭二座,左為《紀瑞文碑》,右為《純德山祭告文》碑。”《承天大志》卷之13《陵寢紀一》載謂:“在裬恩門之外者,左為《紀瑞文》碑亭,右為《純德山祭告文》碑亭。”現存該碑及遺址位置與上述記載相符。

 

《紀瑞文》碑

碑額篆書:大明恭睿淵仁寬穆純圣獻皇帝顯陵紀瑞文碑

碑身楷書:汗漫不清。

按:《明世宗實錄》載:碑在祾恩門外左側, 嘉靖十年立。嘉靖十一年正月丁巳,“詔立顯陵純德山碑;及陵宮門外左、右碑亭二區,左以紀述瑞應,右樹祭告碑文。……皆建碑亭護之”(卷134,P3171)。

 

敕諭碑

計開:

通共莊湖租田地八千四百四頃六十一畝二分八厘八毫五絲。純德山圍陵田地二千七百四十七畝三分二毫;涮馬灘等莊收租田地一千四百九十五頃九十五畝二分三厘二毫;羅小山等莊收租田地九百八十二頃一十畝二分九厘六毫五絲;池河等莊收租田地一千一百地二十七頃四十五畝十分九厘;焦山等莊收租田地七百九十七頃五十一畝五分七厘三毫;羅鐵溝等莊收租田地七百六頃五畝三分七厘;利河等到莊收租田地一千五十五頃三十二畝二分八厘;赤馬野豬等湖收租田地九百五十六頃九十七畝四分三厘;蘆伏長河等湖收租田地一千一百五十七頃三十二畝四分三毫;寶鶴山園墳田地一十頃七畝四分五厘二毫;瑜靈園墳田地二十八頃三十六畝四分六厘;岳懷王園墳田地二十頃;常寧長公主園墳田地一十五頃;善化長公主園墳田地一十五頃。通共收租店房三千一百六十八間。城內城外收租店房一千七百五十四間半;原遺衙門一十四所;空地二十八畝;舊口莊收租店房土地八百七十二丈;洋子莊收租店房二百一十一間;盛家店收租店房一十九間;豐樂河收租店房三百五十八間半,新增四百八十五間;朱家埠收租店房六百八十一間半;塘港莊收租店房一百八十六間;涮馬灘西門外收租店房基地二百六十一丈。通共內外官員旗校禮舍人等一千五百二十一員名。(姓名略[1])內府管事神宮監太監一員,左監丞二員,司香右少監一員,右監丞八員,左御四員,長隨六名封爵。顯陵神宮監管事太監二員,司香太監一員,左少監五員,右少監六員,左監丞五員,右監丞二員,奉御四員,長隨一十二名。岳懷王墳管事神宮監右監丞一員,司香奉御七員。常寧長公主墳管事神宮監右監丞一員,燒香奉御五員,內使二名。善化長公主墳管事神宮監右監丞一員,燒香奉御五員,內使二名。顯陵純德山掌祀都督僉事一員,祠祭署奉祀二員,祀丞一員,太醫院吏目一員,內府供奉一員。隆慶殿錦衣衛旗校人等,官帶辦官并書■二十四員,旗校五十八人,校丁一名,舍人三十九名。隆飛殿贊禮冠帶禮生一十二員,巡視供奉。陵殿錦衣衛旗校人等,冠帶辦祭旗校一十名,旗校三十九名,舍人四十四名,陵戶六十名。顯陵祠祭署贊禮冠帶禮生二十四員,教坊司樂四員,色長教師樂工九十七名,廚后屠戶十四名。郢靖王存留奉祀副一員,旗校五十名,禮生廚后祭丁五十五名。梁莊王存留奉祀副一員,旗校七十九名,禮生廚后親屬人等四十一名。

按:該碑現在新紅門南。原有碑亭,今已毀。北面碑體風化嚴重,碑文已辨識不清。南面碑文依稀可見,主要記載陵區的占地范圍和“皇莊”收租田畝及管理人員姓名、人數等內容。

 

清咸豐十一年示禁碑

欽加升衛署鐘祥縣正堂加三級記錄五次沈為示禁事,案:據道紀司聶合具稟:緣有前明興獻王陵,疊奉前憲,諭飭末員看守,墻瓦及周圍山場、明堂等處不許挖毀。曾于道光三年,因陵西監生張柱開挖,蒙馬前憲嚴懲,永禁。咸豐五年,張大相挖山開溝,毀及明堂,又蒙金前憲委勘填平,諭禁各在案。今有附近之湯永茂、張大相、聶文富,將面案純德山腳挖毀開堰稟請嚴究等情,當經委勘查。據該處地鄰監生楊瑞麟、耆民許順等僉稱:山腳堰口于道光三年張柱等始將旱地開挖改堰,旋蒙奉禁。茲湯永茂等又復擅挖,驗有土痕屬實,本應嚴糾,姑念據供山下有路,崎嶇難行,取土填路,尚在山之西麓,已不再挖,暫免深糾外,本縣查陵前面山系屬官地,豈許私挖?正宜培護。其山下之堰雖非新開,亦古非有。自張柱之擅開,甫十年而加寬,若再任挖,勢將漸為淤池,而高岸為谷。且湯永茂、聶文富則非其地,張大相無糧,其所開挖之堰,宜作為官堰,以便居民而為太平。堰外合行示禁,為此仰該地人民知悉。自示之后,如有再擅挖陵前對岸純德山腳土者,許地保著役人等立即扭稟,責以藐違之罪,更不許再有私自開挖改堰,以填路為名,啟侵占之漸,永杜爭端而昭清肅,各宜凜,毋違特示。右仰通知,咸豐十一年五月二十二日示,仰住勒石永遠曉諭。

按:該碑現斜靠于《紀瑞文》碑前,碑體風化嚴重。以上碑文引自《鐘祥縣志》(卷六,P38)。

 



[1]  姓名已汗漫不清,均略。

更多 一鍵分享
上一條: 世界文化遺產-中國明顯陵--顯陵意義
下一條: 顯陵風景區講解基本要求
 
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4-2012 湖北鐘祥明顯陵 鄂ICP備05011650號
地址湖北鐘祥明顯陵 電話:0724-4217387 傳真:0724-4217398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技術支持:鐘祥瑞安快網 0724-4266823 你是本站第只讀!位貴賓!
3d判断组三技巧